> 新闻中心
    > 服务平台
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  
中国半导体投资十年转变:从山寨到大厂,从政府到民间,最后的投资战场在哪?
发布者:lipeishan    时间:2018/9/3    点击:297

   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。

    "在半导体产业链中,中国封装测试跟国际差距不大;IC设计方面可能还需要5到10年才能赶上国际水平;IC制造方面差距估计有10年到20年;半导体材料和设备方面差距最少估计要15到20年以上,才能融入整个世界。"在2018第二届集微半导体峰会上,元禾华创投委会主席陈大同表示,随着中国半导体产业逐渐与国际接轨,填补空缺,未来10年到20年将是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。

    半导体领域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,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资本的支持和服务。回首过去10年,中国投资的半导体企业基本是为山寨厂商服务,如今逐渐转向大客户,追求附加值;再加之"中兴事件"和中美贸易战的影响,各方资本进入半导体,整个半导体产业投资热潮风起云涌。

    中国半导体投资的十年转变

    10年前,甚至在更早的2000年左右,由于诸多原因,整个半导体投资的大环境很差,中国半导体投资进入低潮期。当时,持续专注投资中国半导体的资本非常少,华登国际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家,如今华登国际在中国投资的半导体厂商早已超过100家。

    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表示,最开始2000年的时候投资半导体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大部分创业家都没有经验,有些是海归回来,有些是在以前的公司做过,所以谈不到真正的创业公司,这是一个很长的学习过程。与此同时,当时的工程师非常少,做IC设计的人也非常少;中国半导体的应用场景也非常少,终端客户也不会用国产芯片。

    随后,中国山寨厂商逐渐起来,山寨厂商慢慢变大,到现在开始出现了像华为、中兴、小米这样的大公司。黄庆透露,2000年左右我们开始投资了很多的山寨公司,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,今天半导体投资是要做附加值更大的产品。

    黄庆表示,现在海归回来的很多,而且这些海归都非常有经验,也有非常好的环境,有非常多的半导体公司可选,中国半导体企业的下游客户也逐渐壮大,现在中国IC设计公司可以做到5亿级的销售额,是一个很正常的期望。

    作为产业变迁的参与者与见证者,陈大同表示,十年前的时候创业看到80%几乎都是海归,当时海归基本上都是没有太多经验,顶多是做到一个设计经理,所以基本是赤手空拳回国创业。但是今天的创业者80%以上都是本土的团队,因为这些团队几乎都是过去十几年不断培养出来的,而且现在创业的团队也不一样了,起点也都比较高,所以做的对标产品也比较高,这是一个很大的差别。

    黄庆进一步表示,10年前中国上市渠道是非常不通畅的,投资者希望投资的半导体企业到国外去上市,但很多都不够格,现在国内整个上市渠道是通畅的,有很多资金可以流向这个行业,带动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转变。

    中美贸易战长期利好产业发展

    正是这些变化,快速带动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,推动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快速崛起,也开始引起了国际厂商和美国的警惕,侧面推动了"中兴事件"以及中美贸易战的爆发,这对中国半导体投资环境也产生了负面的影响。

    实际上,中兴事件开始把集成电路产业推到前台。盈富泰克总经理周宁表示:"我们观察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这十几年的变化,是一个逐渐融入国际半导体产业链的问题,前10年的投资也都是投资在几个产业链,比如手机产业链、PC产业链,现在投资就要投资到核心的芯片,比如说存储、控制器等核心器件。"

    在国内庞大的市场支撑下,本土厂商做集成系统的能力很强,但目前部分核心芯片还是依赖进口,中兴事件一出来,很多关键芯片卡住了,怎么办?周宁表示:"首先我们还是要承认这个事,实际上半导体是国际上一个大的产业链,一个大循环,我们不可能很快把短板补齐。短板方面还是要靠国际合作或者其他的方式补齐,当然国家的投入也很重要,没有5到10年是不可能解决的,还需要有耐心。"

    中兴事件及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后,海外投资也开始发生变化。融通资本CEO贲金锋表示:"从当前海外投资的情况来看,我觉得是高度的恶化,因为现在整个全球化还是一个’’’’倒形逆势’’’’的阶段。这个阶段要进行海外并购,难度都会非常大。恰恰在这个阶段,要努力做好自己,大家要协同合作,通过并购重组,强化能力。"

    陈大同也表示,中兴事件及中美贸易战有两个方面影响,长期来看肯定是利好;短期是国际环境导致并购的恶化。为此,第一个是我们需要更加开放,融入到全球半导体产业链,不能自己玩。第二个是形成国产替代的潮流,许多系统终端厂商对用国产芯片是有抵触情绪的,现在会主动要来用国产芯片。

    资本涌入,风过去后猪会掉下来

    事实上,半导体本来是一个非常安静和寂寞的产业,近年来突然成为一个非常热门的"明星"行业,外部的大量资金都涌入进来,包括原来做互联网的资金、原来做房地产的资金现在全部都涌入到半导体产业中来,整个半导体的投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   对此,中芯聚源总裁孙玉望深有感触。他表示,现在互联网的基金以及房地产资金、国字头基金进来,也是有利有弊,但是稍微放到两年后的环境来看的话就是弊大于利。

    因为半导体投资是有它自身的发展规律,投入的时间长,而且要持续性地投入,但是见效是慢的,必须要坚持。现在有很多的企业因为受追捧,或者是资金太多没有项目可投,把这个估值抬高,一旦财务支撑不了,下一步发展的时候肯定会遇到问题。

    从中芯聚源的投资角度来说,孙玉望表示,我们一直坚持理性投资,不会跟风,不会凑热闹,也不会追明星企业,拒绝虚高估值。孙玉望认为,现在所谓的独角兽和明星企业,这种估值5年之后它的财富数据都很难支撑,最后就都会变成裸泳者。

    陈大同也表示,半导体投资不能跟风,不能跟着泡沫。风起来的快,下来的也快。

    风过去后,猪会掉下来,猪还是猪,肯定会摔死。

    政府和民间资本应该合理分工

    自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推进纲要》和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推出后,全面带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融资,支持行业加速发展壮大。在这一带动下,最近几年,北京、上海、合肥、厦门、西安、无锡、深圳等地方政府建立地方性促进基金,出手的力度很大。

    而作为专注半导体的产业投资基金,又应该跟政府基金保持一种什么方式的合作?双方的分工和合作应该是什么模式?

    黄庆表示,我们其实长期跟很多战略方合作,包括企业和政府的合作,我觉得政府应该做政府该做的事,民间该做民间该做的事。一些初创企业,特别是市场化操作的行业,政府就不需要介入了,政府可以做一些支持,通过政府基金来做,我觉得是最适合的。整个产业最后一定要逐渐的市场化,才会理性化,否则会很盲目。

    以前的太阳能行业,因为地方政府的大量介入,造成这个行业最后变成非盈利行业,因为政府对盈利也没有明确的诉求,过度的投资,地方政府盲目的介入,会过度的造成这个行业也不赚钱。所以,半导体领域的政府投资介入,要控制这个节奏,政府可以促进这个行业,但如果行业变成非盈利行业,将会很残。

    陈大同表示,整个政府各个机构现在缺陷还非常多,但有一点光明的地方是,现在政府以引导基金的方式,跟市场化合作已经开始,各个地方的产业基金是比较成功的。还有一点是,政府的母基金是由市场化的基金来管,这些变化都在逐渐向市场化结合,但是这条路还没有走完。

    当前,中国半导体产业已经初具规模,但是整个产业中,中国最缺的是行业巨头,等中国的半导体公司都变成了国际性公司,并提供核心配套服务,这将是中国半导体最后的主战场,才是真正值得投资的半导体厂商。

    "今天再投山寨公司没有任何意义,今天需要的也不是一个山寨大厂,今天需要的是能为中国终端应用公司提升服务,创造更大的产业价值,这将是中国半导体投资最后的希望。"黄庆最后说道。

上一条:中国半导体产业反思:不差钱与资源错配
下一条:SEMI专家:中国需"很长时间"才能在存储芯片领域领先
分享到: